返回首页 信息公开 友情连接 联系我们
员工风采
项目分布

专题聚焦

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员工风采 > 正文
  • 员工风采

地建公司获奖征文:水,让日子充满希望

稿件来源:甘肃水投-地建公司 发布时间:2018-04-08 10:00:32 浏览次数:448

给大家讲两个关于水的故事。

第一个故事,还是我上省水利学校的时候,一位会宁籍的室友讲给我们的:

会宁处在“贫瘠甲天下”之称陇中。那一年六月天,会宁县新堡、甘沟等乡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干旱,土地干裂,禾苗枯死,山上的草儿枯萎了,放眼望去到处光秃秃的一片。持续的干旱,致使村边的小河干涸冒土。更要命的是人畜饮水极为困难,村头的水井里的水位一天天地下降了,再也汲不上一口水了,村民心里都慌了,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村子。

太阳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,村里死一样的沉静,县上抗旱应急队马上组织汽车从县城给村里拉水,按每人每天4斤水的标准供给。每天中午,拉水的汽车停到打麦场上的时候,人们干裂着嘴唇纷纷从家里拿着桶儿、盆儿、铁锅去分水,时间一久,山上的牛羊骡马一听到汽车进村的声音,就拼命冲到打麦场上,围在汽车周围,伸长干裂的舌头,舔着溅落在地上的水珠;口渴的麻雀、喜鹊等纷纷从四周飞来了,围着汽车飞来飞去,驱赶不去,落在人们端水的盆沿上,只顾低头抢水喝,全然不顾被抓捕的危险。

那一年的旱情,近万头牲畜死于缺水,农田颗粒无收,数万计农民受灾……

听着这样的故事,心头难过了很久。开着水龙头泡脚的城里娃,巴眨巴眨掉下了眼泪,从未体味过水对生命竟是如此的珍贵!

上水利学校的我们,以前对 “水利”二字,懵懵懂懂的,似乎不存在的样子,上学也是讨一碗饭吃。现在才明白这两个字的神圣与伟大。室友们心中都记挂着这个故事,以勤奋学习来理解“水利”两个字的深刻内涵。清楚地记得,听完故事的第二天一大早,宿舍里爱睡懒觉的大胖,也按时起床,读书去啦!毕业以后,大家各奔东西,但都工作在全省水利战线上。

可喜的是,解决陇中干旱缺水的“引洮”工程上马了。尤其是在2013年蛇年春节来临之际,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看望慰问各族群众,并专程来到引洮工程工地,实地考察工程建设情况,并要求要把这项惠及甘肃几百万人民群众的圆梦工程、民心工程切实搞好,让老百姓早日喝上干净甘甜的洮河水。承载着总书记的深切关怀和殷切期望,这个甘肃历史上最大的跨流域调水工程,在历时8年的艰苦鏖战后,于2014年12月28日宣告建成并全线试运行通水。这个全省人民翘首期盼了半个多世纪的“圆梦工程”——引洮供水一期工程,一朝梦圆,惠及定西、白银、兰州等市7个县区的154.65万城乡群众,还将滋润19万余亩千年干旱的黄土地。

不知道会宁的这位室友现在是否记得给我们讲过的故事?

另一则故事,是我家乡的生活经历。

那时候我的家地处古浪县贫困山区,人们居住在大山相对平缓、避风的山坳里,宛如躺在大山母亲的怀抱里,四周是大片的山地。因为没有水,整片村子里没有一棵树。更困难的是村民吃水要到山下十几里远的深沟里驮水。

记得那些日子,天刚麻乎乎的,迷迷糊糊睡得正香的时候,便听见父亲吆喝着棚里的牲畜,牵着驮着两只木桶的毛驴去驮水了,木桶的两侧挂着粗笨的井绳。莫约走半个多时辰的山路便来到汲水的水井,井台高出沟道许多,防止发山洪的时候泥沙填埋了水井。井深数十丈,井壁是用块石一层一层砌筑上来的,也许连父亲也记不清什么时候起,村上有了这口甜水井的。

打水的水兜儿是用废旧的汽车内胎精心缝制的,口子上缝了一道钢圈上,尾部缝在一根钢筋棒上,宛如美人鱼的尾巴。这样的水兜儿“吃水”很好,到井底的时候不会漂在水面上。那时候村里还没用上轻巧的尼龙绳、麻绳之类的,井绳还是父亲农闲的时候用芨芨草搓成的草绳,浸了水的草绳加了十斤多的水兜儿,沉重的不是人的双手能从井底拎上来的了,于是给另一头毛驴驾上了拉车的“行头”,拽着井绳往前走,井绳蹭在井口的木槽里吱吱作响,好一会儿,水兜才从井口探出头来。

打上来到水先倒在井旁的石槽里,饮足了所有的牲畜,然后才装满驮在驴背上的木桶,然后牵着毛驴匆匆往回家走,到家的时候已是大晌午了。从驴背上卸下两只盛满水的木桶,不仅是个技术活,也是需要两个人合作的力气活儿,一般都是是叫来隔壁邻居家的壮汉,两人同时抱起两侧的水桶,牵走毛驴,然后把水桶慢慢放在地面上,生怕洒出来一滴水。运水,是家里男人最重要的活之一,不是一般妇女们所能做的事了。

山道弯弯,父辈们冒着风霜雪雨,赶着驮水的毛驴,寒来暑往中送走了悠悠岁月。我高中毕业后,也经常帮着父亲去驮水,体验了父辈们生活的辛苦,后来上学到了城里,用上了自来水,私下用自来水的价格折算了父辈们劳作一天运来的水,竟然不足一支冰棍雪糕的价格。

因为没有水,我们始终没法脱了贫穷的帽子,那时候,家里最值钱的财产便是那头驮水的毛驴。

后来,父亲在自家的打麦场边箍了口水窖,红土裹着毛发在水窖的底部和井壁上做了防渗处理,下雨的时候,场面上的水收集到水窖中,撒上捣碎的杏仁,浑浊的雨水便慢慢澄清了,这大概是后来全省推广的211集流工程“母亲窖”的雏形吧。

吃水不忘挖井人。大家是否记得那个曾经的地铁广告中那个噙着泪水的瘦小女孩?面对干涸龟裂的土地,她的眼神中充满着期盼。和其他西部缺水地区的孩子一样,她的愿望仅仅是每天都能够喝上水。

她的照片震憾了许多人!照片拍摄的那年,正值“母亲水窖”的第一个5年。由全国妇联、北京市人民政府等联合发起,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组织实施的“大地之爱•母亲水窖”项目,让贫瘠土地上的每一口水窖,改变了西部山川的自然风貌,让缺水百姓的日常生活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从当年久旱逢甘霖的第一滴水,到如今13.94万口集雨水窖、1698处集中供水工程、534处校园安全饮水工程……更多的是项目落实地日新月异的可喜变化—— 水,让日子过出了希望。

我的故乡也追寻着水,在历史的长河中飘摇变迁。随着景电二期、黄花滩供水工程的完工,村民们都搬迁到灌溉川区,种的水浇地,用的自来水。牲畜不见了,代之而起的都是农业机械。田间麦浪滚滚,垅间绿树成荫,桑舍相间,百鸟歌唱,只是不知道我家的那套驮水的行头是否还在?



(甘肃水利工程地质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四分公司常务副经理 邓铭章)